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访谈> 希腊温商回忆利比亚撤侨 连续24小时没合眼

希腊温商回忆利比亚撤侨 连续24小时没合眼

时间:2017年08月17日 17:24     来源:温州都市报
从利比亚撤离的中交建设集团人员,自发在酒店外留下了感谢的标语。

  原题:利比亚撤侨中的英雄还有他们!希腊温商回忆"燃情岁月"

  温都全媒体8月13日刊发《虽没盖世武功,但温籍侨界有的是热血“冷锋”》一文后,文中的主角徐伟春、马立招这样的“冷锋”式人物成为传奇,再次被关注,加上电影《战狼2》热播,撤侨也重新被人们回忆。

  有读者看了温都的报道后,向记者提供线索称,在2011年利比亚撤侨中,英雄不止一两位,还有这样一群志愿者——“希腊温商”。

  2011年2月利比亚局势动荡,为保护在外侨胞,中国发起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撤侨行动,把35860名中国公民接回了家,其中13815人从希腊的克里特岛中转撤回。当时希腊共有60多名华侨登岛志愿服务,其中40多人是温州人,被安排在几十家酒店负责人员管理、翻译沟通、接送工作。昨今(8月15日、8月16日)两日,记者越洋电话联系上其中的吴旭辉、翁进东、吴曼尔、林欢乐等温商,他们是最早一批登岛的希腊华侨。

希腊克里特岛-伊拉克里翁机场前,最后一批离岛的志愿者合影留念。前排左至右,李昂,罗彤,吴曼尔,吴旭辉,任月松。后排左至右:王鹰旗,杨大寿,徐伟春,翁进东,吴长顺。
希腊克里特岛-伊拉克里翁机场前,最后一批离岛的志愿者合影留念。前排左至右,李昂,罗彤,吴曼尔,吴旭辉,任月松。后排左至右:王鹰旗,杨大寿,徐伟春,翁进东,吴长顺。

  翁进东:他没想到希腊人都向我们竖起大拇指

  “2月24日中国驻希腊使馆打电话给我,说利比亚撤侨中转希腊,当天就会有船抵达克里特岛。使馆人手不够,让我们商会帮忙。我一接到电话就马上挨个打电话给商会里的骨干和平时热心公益的华侨,他们每个都自愿报名参加,不到2个小时就联络了十来人。”希腊华人华侨总商会前秘书长翁进东说,短暂的半个多小时碰头就订好了机票、做好了物品采购清单。

  “我去雅典的中国城买了几百张电话卡、手机卡,每个手机卡预冲了300分钟国际长途,这样发给侨民就可以马上打电话报平安了。我们怕侨民食物吃不惯,还特意买了很多榨菜,这个是最有中国味又方便的美食了。结果不出所料,榨菜成了侨民们最喜欢的零食。”

  就在2月24日下午,翁进东等人率先抵达克里特岛码头,眼见着运载侨民的游轮到岸。下船的很多人没有护照、身份证,有的只有一张船票,或只有一小张白纸。“移民官要过关盖章,就盖在白纸或船票上。这可以说也是欧洲史无前例的一次,那时申根的签证是非常精贵的,花钱买都买不到。你一张白纸就过海关了,说明希腊对中国是多么的支持,也充分说明了我们中国的外交实力。”

  在船上,翁进东还看到了一名美籍华人。“他告诉我他在利比亚时联系过美国使馆,使馆让他自己想办法。他说幸好遇上了中国撤侨,他就跟着中国侨民一起坐船来了希腊,住了一晚就走了。”

  “我是最早一批来希腊的华侨,记得20多年前我来希腊的时候,中国人是普遍被看不起的,当地人投来的是同情的眼光。然而撤侨时当地希腊人对我们中国人的眼光都变了。”翁进东说,一次他们刚送走一批侨民走在街上,有当地居民问他,你们的侨民们去哪儿?他说送侨民已经送上飞机回国了。没想到当地人都竖起大拇指说,中国人真了不起。“这时最让我开心的,只有我们这种海外游子能体会到,中国的强大是多么令我自豪,腰板都硬气了。”

吴旭辉和希腊警察在希腊机场的合影
吴旭辉和希腊警察在希腊机场的合影

  吴旭辉:他连续送机24小时没合眼,乘客清单保存至今

  “王道义 男 重伤、周运民 男 重伤 无护照....。。”、“3月3日凌晨帝国航空返航人员情况统计表(共355人,出发时间22:00),陈美庆、路剑锋、马海国....。。”今天,希腊温商吴旭辉在家中翻出一叠泛黄的航程单和乘客名单,里面记录着近千人的名字,这些人就是当时利比亚撤侨时中转希腊克里特岛的侨民,也是他帮助过的人。“看到这些,我又会想起那段热血沸腾的日子。呵呵,现在想来当时真得挺累的。但是在那种氛围下,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上了发条,停不下来。”

利比亚撤侨侨民排队登机
利比亚撤侨侨民排队登机

  他在岛上被安排负责送机工作。送机租用了当地的大巴车,每趟六七辆车,共安排1至2名志愿者或使馆人员负责管理护送工作。这也是最辛苦的一份差事。“我记得2月25日送走第一批撤离人员,早上五六点就起床了,从酒店出发到哈尼亚机场去程就要3个小时,加上一趟飞机300多人清点人数、办登机手续的时间,来回一趟得10个小时。我送完第一趟回到酒店已经晚上10点了。没想到当晚第一次开辟了凌晨航班,会长徐伟春跑来找我,说我对整个送机流程比较熟悉,夜间承运有风险,让我再坚持一下。我答应了,再回到酒店已经是第二天早上7点,没想到使馆领导也一宿没睡在酒店等着我们回来,见面时还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再苦再累都值了。”

  林欢乐:他在接人途中出了车祸,志愿服务回家家中失窃

  作为80后的林欢乐是志愿者中最有活力的,当时参与撤侨志愿服务时只有27岁。“我是在希腊经营鞋子贸易的,一接到商会电话,我马上关了店铺就出发了。当时就想着时间紧迫,得赶紧去帮忙。”

  “头两天由于经验不足,现场很忙很乱。”林欢乐说,记得当时船上就有3000多人下来,人员下船要过关核查身份,第一天是按传统的流程来,下船速度就非常慢。“从下午2点多一直到晚上11点多,侨民还一直在排队下船。你要知道,这些侨民都还没吃饭呢,这样长时间人是受不了了,我们工作人员也受不了。”后来,他们经过商讨,就想办法,只要他们会讲中文、会唱国歌,就示意移民官放行。“然后我和警察站在海关通道口按每车50人数人头,凑齐人数一起带走。”

  “在撤侨的前一年,我刚好在克里特岛度假过,所以对岛上的路况比较熟悉。大约是志愿服务的第5天,使馆联系了中国驻其他国家的使馆参赞来支援,安排我开车去接。当时岛上正好下暴雨,途中轮胎打滑撞上了路边的隔离栏杆。当时幸好车速慢,我人就震了一下,身上没事儿,车头撞瘪了但还能开,我就赶紧继续开车接人。”

  2月28日,撤侨侨民已全部撤至希腊克里特岛。“我在最后一艘到岸的游轮上,看到了韩国人、阿拉伯人等外国人面孔,大概有七八十人。听说都是在利比亚的游客,向中国求助,也坐我们的游轮中转希腊。但是他们不是中国公民,希腊政府没有让他们登岛,一下船就直接送去机场了。”

  而3月3日,他比其他志愿者提前两天回家,却发现家门大开已经失窃。“当时工作已接近尾声,家里有事我就提前两天回来了。可能是多天不在家被人知道了,等我一回到家,家里已经被小偷翻得底朝天。”

  吴曼尔:她是年纪最大的女志愿者,一家三口齐出动

  1962年出生的吴曼尔是志愿者中年纪最大的,也是当时极少数的女性志愿者。“我既是希腊华侨华人总商会的副会长,又是希腊华侨华人妇女联合会的副会长,当时上岛的女性志愿者只有三四人。”

  除了她自己,她的女婿徐伟春、儿子王鹰旗也都来到了岛上。“我女婿徐伟春遇到这事儿都是冲在最前面的,我儿子希腊语很好,能派上大用场。”她说,她和儿子被安排负责一家酒店的管理工作,首个任务就是护送伤员就医。“安顿在我负责酒店的伤员就有五六人,我看到有的人脚上血肉模糊,子弹碎片还嵌在肉里;有的则意识不清。他们告诉我这些是在动乱搏斗时受的伤,我听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中国人在外太不容易了。”

  在酒店里,吴曼尔也有着女性的细心。她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去分发提前买好的榨菜、电话卡。“有一个年纪特别大的侨胞,当电话卡送给他的时候,他一边哭一边感谢我们。”她又到后厨和厨师沟通餐点。“我们中国人喜欢面点、饭食,我就和厨师说多做些。我自己是做餐饮的,这方面比较在行。”同时,侨民的配合度也让她很欣喜。“原来我们以为这么多人管理会很难,你看一家酒店就一两个人管理,可是没想到大家无论是吃饭还是上下车都秩序井然。”

  记者问她累不累,男人都吃不消这样奋战11天,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我不累,创业初期那个才是辛苦呢。撤侨帮这点忙算什么,女人当男人用很正常,早上三四点起晚上12点多睡我很适应,哈哈哈。”

  在2011年3月5日送走所有侨民后,吴曼尔、翁进东等最后一批离岛的志愿者在克里特岛留下了一张合影,那一刻时间仿佛定格在那段“燃情岁月”。

Copyright ◎ cocea.org.cn [京ICP备09055015号][京公安网安备110102006419-1]